fioss

【雨獒】电话

雷。然后是all獒前提下的雨獒。

 

 

 

 

热身时,张继科给周雨打了个电话。

周雨接起来,只听到对面传来的各种嘈杂模糊的声音,他听了一会儿,还有人鼓掌,然后张继科跟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随后又是长时间的杂音,乱哄哄地像是从他自己脑子里出来的一样,周雨听了一会儿,把手机从耳边拿到面前,黑了的屏幕亮起,一个孤零零的“哥”字闪在屏幕上。

上次张继科过来跟周雨说自己换了新号码时,他正刷牙准备睡觉,张继科就拿了他的手机要自己输,结果手机拿过来一看,竟然是图形解锁,张继科一边笑他非要把自己手机搞成山寨样,一边问他密码是什么,周雨口齿不清地嘟囔了一句。“啥?”没听清的张继科皱着张脸冲镜子里的他喊,“z”周雨也冲镜子里的张继科喊,张继科就很满足,他特别喜欢把别人弄到炸毛的地步。他还是笑,说,zhou啊,周雨说,恩。输完张继科就走了,周雨也没心思睡觉,爬起来看了会儿技术分析视频,最近开始有比赛,他觉得在这种事情上抱抱佛脚或许还比较管用,也就没发觉张继科把自己手机里的备注改了。

 

然后周雨盯了一会儿手机屏幕,就把电话挂了。

他以前跟着大家一起叫张继科“科哥”,后来做室友的时候已经熟了,就叫“哥”,再后来相处得有点肆无忌惮起来,闹脾气的时候敢叫他张继科,张继科也不生气,安慰似的顺顺自己头毛,笑得一脸慈祥安逸。

周雨头发很短,有次张继科胡撸的时候一根手指穿过头发,蹭在了周雨的脑门上,有一点凉。那一点凉甚至一瞬间压灭了周雨心里所有的无名火。但周雨又开始有新的烦躁点,他把张继科的手拍下去,说,我没洗头。张继科没在意,又拍拍他脖颈,像真正的哥哥安慰弟弟那样。等平息了的周雨抬眼看他时,张继科已经转过头,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场上的比赛上。

周雨知道张继科喜欢对一切比他小的生物展现慈祥的一面,摸头大概是他展现的一种方式。他觉得张继科心里应该有个档,一些是师长,一些是朋友,一些是弟弟,他不慎被划在最后一个,于是在得到某些超出额度的疼爱之外就要承受在某些事情上的疏离。

那次张继科看了会儿比赛就接到了个电话,对面好像是许昕,不知道说了什么把张继科逗得乐不可支,一边笑还一面摇头,他无声的笑动作太大,扭头的时候看见周雨盯着自己,就指指电话,伸出手跟周雨击了个没声的掌,走了。周雨看看自己的手,张继科的指尖是凉的,手心却是热的,那热度会传染,让周雨整个人都开始发烫。

周雨搓搓脸,看见场上的方博丢了一个球。

 

热完身的周雨想了想,把衣兜里静了音的手机又按亮。

出来比赛时他一向都是把电话静音,不过这次他像带点仪式感的按下了关机键,并在心里把这个与往常不同的举动称做为宣告与世界切断联系的象征。他知道自己爱跟自己较劲儿,不过到现在他也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真实意愿,哪些因为较劲儿搞出来逆反心理。

朝夕相处的时间太长,分开就成了一件没有实感的事情。分开的时候他很喜欢给张继科打电话,打了个好球的时候要打,看了场好电影要打,去他们常吃的饭店吃了饭也要打,还顺带转达下饭店老板的问候。有一次张继科是在时差中,接起来的时候声音有点闷,他含混的喊他,雨,周雨?低沉的嗓音穿过滋啦作响的电流,像被处理过的机械音,遥远而虚幻。走在路上的周雨脚步一顿,抬眼发现是自己走出了树下的阴影。他又退了两步回去,说,没事,跟你说下午比赛加油。张继科说,好。周雨说,我挂了,对面低低的应了一声。

周雨把手机挡在眼前看太阳,觉得阳光有些太亮了。

他想,要少打点电话,电话费是很贵的。

 

比赛完周雨还是给张继科打了电话。

张继科那时候正在做一个节目,电话开了静音。于是装在外套里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会儿又暗下去,过了一会儿又亮起来,来电人的地方是一个“雨”字。

周雨等了一会儿,没有拨第三次。今天的比赛打得还算顺利,他们一队人正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坐在旁边王指导已经睡着,坐在后面的樊振东跟旁边的人在小声说笑。周雨听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已经离没烦恼的少年太远。

他就托着下巴扭过头,一直望着车窗外的沉沉夜色。

 

Fin

评论(8)
热度(89)

© fioss | Powered by LOFTER